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 學術文章

黃黎民主任到西柏坡等地考察革命遺址及紀念地

時間:2017-03-21來源:點擊:

國慶剛過,金桂飄香。黃黎民主任與莫列義、詹加山一行,用四天時間,前往西柏坡、交城、清澗、綏德、延川、照金、富平等地考察。黃黎民主任說,這次考察是過去十年探尋中國紅色文化遺址和紀念地的繼續。大步跨越湖北、河南、河北、山西和陜西五省,直接穿行10多個市(縣),從紅色文化的源流中獲取許許多多真知灼見,這是過去所沒有的。西柏坡的五大書記雕像、交城的呂梁英雄公園、清澗的筆架山、綏德的黃土高坡、延川的梁家河知青點、照金的少先隊慶祝會、富平的習仲勛紀念館,都給我們留下了難忘的歷史記憶,錘煉著我們繼承革命先烈優良傳統的意志。在這片紅色的熱土地上,如果沒有千百萬革命先烈的流血犧牲,現在的青山綠水、碩果累累、人民幸福的生活是不可能的。我們今天走革命先烈過去走過的路,去查訪他們過去驚天動地的英雄業績,就是不忘初心,不忘記革命先烈的理想和信念,不忘記他們不怕苦、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不忘記他們時刻把人民群眾記在心里的高貴品質,讓紅色的旗幟永遠高高飄揚。

   (一)
    2016年10月10日下午2:30-4:30,黃黎民主任一行在河北西柏坡村依次走過了黨的“五大書記”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住過的舊居,雖然遺憾得是這些房屋是修水庫后搬遷時的復制品,但是從他們生活所用的簡陋木床及辦公桌椅,可以想象到他們衣食住行的艱苦。毛澤東把最好的房子讓給朱德居住。劉少奇的一個舊木檔案箱成為一級文物。繳獲的敵軍沙發成為朱德接待客人的用品。簡易食堂以及桌凳成為召開黨的重要會議的條件。1947年從中央工作委員會到這里工作,1948年黨中央機關到此地工作,1949年中央全部遷往北京,三年間這里沒有遭到敵機轟炸和敵特的破壞,有人民群眾的真心擁護和支持,是不難想象的。正是這種精誠團結、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凝聚了全黨全軍和千千萬萬老百姓的力量。從這里,不難看出一個小小的13戶人家的村莊,能夠容下了調動千軍萬馬的黨中央核心領導層;一間不到10平方的作戰室,能夠指揮著名的“三大戰役”;一個只有1000多人的警衛部隊的司令部,能夠打垮國民黨反動派的800萬軍隊;這都是精神所致。黃黎民主任說,由此可見,共產黨不同于國民黨,之所以從西柏坡走向北京,創建中華人民共和國,歸根到底一句話,得民心得天下。

   (二) 
    2016年10月10日晚,黃黎民主任一行落腳在山西交城縣。10月11日早上8點,太陽剛剛升起,天氣還略感到有點涼意。在當地的司機引導下,來到了呂梁英雄公園。位于縣城西北角、卦山南麓的公園不大,是由原縣職業中學改建的,只有5000平方米面積,總投資為1000萬元,工程于2011年9月竣工。進出公園,要刷身份證,游人頗感不便。公園中豎立華國鋒銅像,銅像背后沿臺階而上,可以瞻仰華國鋒的墓。墓邊刻著呂梁地區在戰爭年代犧牲了9776位烈士,其中交城就有504位。華國鋒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1921年出生,1938年參加革命,同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曾任區游擊隊隊長、交城縣各界抗日聯合會主任、中共交城縣委書記、中共陽曲縣委書記兼縣武裝大隊政治委員。南下后,任中共湖南湘陰縣委書記。新中國成立后,先后任中共湖南湘潭縣委書記,湘潭地區專員公署專員,中共湘潭地委書記,中共湖南省委統戰部部長,中共湖南省委書記、湖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后任代理主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兼湖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國務院副總理、代理總理、總理,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共中央副主席、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華國鋒在1976年粉碎“四人幫”這場關系黨和國家命運的斗爭中起了決定性作用。2008年8月20日12時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看起來,交城人民為華國鋒塑像建墓地是理所當然的。當黃黎民主任一行離開時,對公園門口的對聯很有同感之意:“藏今涵古百年清唱交城山,蕩氣回腸千載謳歌英雄傳”,并拍照留念。
 
   (三)
    黃黎民主任在臨考察前就精心研究了行程路線,途中路過劉胡蘭的家鄉,當然不會放過學習革命英烈的極好機會。10月11日11時,在經過文水縣時,他專程探訪劉胡蘭史跡陳列館和劉胡蘭舊居。當地政府很重視劉胡蘭紀念設施建設,史跡陳列館正在裝修。圍繞此館轉了一圈,才得以進門,但是陳列的史料無法看到。劉胡蘭舊居也鎖著大門。黃黎民主任一行只能在毛主席為劉胡蘭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的紀念碑前追思和懷念劉胡蘭先烈。黃黎民主任說,劉胡蘭15歲為革命理想堅貞不屈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是中國青少年學習的榜樣,是鮮活的紅色文化教材。有條件的地方可以組織中小學生來此地進行紅色革命傳統教育,對培養革命接班人很有意義。

   (四)
    因榆林公路被堵一個半小時,黃黎民主任一行于10月11日下午5時,才到達清澗縣城,與老一輩革命家黃靜波的親屬會合,重走先輩的路程,回顧先輩的業績。沒有路途的勞累,只有對老前輩的敬仰,黃黎民主任連行李都沒有放下,顧不上洗去沿途的塵土,與黃靜波之子黃少南一起直上清澗縣最高山筆架山。清澗縣人民在這座山上建立了革命烈士陵園。黃靜波的墓碑與其他烈士一起安放在陵園里。黃黎民主任在墓碑前靜默、鞠躬,并與黃少南回顧了黃靜波組織清澗縣6000群眾趕走國民黨縣長,被清澗縣人民民主選舉當的第一任人民縣長的情景,黃靜波在綏德、米脂、清澗三縣擔任過縣長和縣委書記,密切聯系群眾。毛主席專門書寫“堅決執行黨的路線”贈黃靜波同志。黃黎民主任說,這光輝的一頁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晚上,黃靜波的的侄孫女婿韓少林回憶爺爺黃靜波,泣不成聲。他在懷念“我的爺爺黃靜波”一文中表達晚輩的心情,催人淚下。他說,海軍總醫院的鈴聲再沒有響起,高大的身軀總在我眼前晃動,嘶啞的聲音總在我耳邊纏繞。您曾經說過,我不會悄悄離去,還太早。活到100歲,我還會與習仲勛、王震一起再建一個經濟特區。72歲的韓老,一直收集、整理和黃靜波的檔案資料。他回憶起黃靜波在擔任綏德縣委書記期間一段動人的故事“一條棉褲”。一個地下交通員在一個冬天為黃靜波送信,信藏在棉褲里。在過河時棉褲全部濕透了。送到黃靜波住處,已經精疲力盡。他不認識黃靜波,只見一個年輕人把他迎進屋里。他對年輕人說,他找黃靜波書記有信給他。那年輕人說他就是。黃書記給他換了一條干棉褲,并給送信人下了一大碗雞蛋面。這位交通員換了棉褲,吃了面條,渾身熱呼呼的,重振精神回家了。他終身記得黃靜波書記給他的這條棉褲,它體現了黨的溫暖。韓老總結黃靜波一生的三大功績。一是參與習仲勛、王震等創建陜甘寧特區。二是參與習仲勛、王震等創建深圳特區。三是振興和發展了青海經濟。他傷感地說,爺爺的離去,青海人民走了一個黃青天,深圳人民走了開發特區的先驅者,家鄉人民走了一個好兒女,我們走了一個好爺爺。黃黎民主任聽到這些,更加確信黃靜波的一生是偉大的一生和光輝的一生。
    10月12日上午,黃黎民主任與黃靜波的之子黃少南、黃曉洲、黃小源,女兒黃小潮及丈夫張長蘆等20余人經過無數黃土高坡,沿無定河幾度來回,來到焦石堡村黃靜波的骨灰安放處(祖墳旁),與當地村民一道,為黃靜波舉辦了立碑和祭奠儀式。中午村民們以簡單的體現陜西特色的中餐饸咯(音)面條,熱情招待他們的鄉親黃靜波的后輩,表達他們的濃厚鄉情。然后,大家去探訪了黃靜波的出生地和綏德縣第一次黨代會舊址。舊居周圍已經無人居住,陳舊的土炕和剝落的墻壁訴說著故人的過去。地勢的險要,從進出村頭和村尾的羊腸小道和偏僻的山溝可以看出。雖然房屋十分破舊,但是原汁原味的面貌,已足夠引起眾人的回想和懷念之情。黃黎民主任感慨,還是這樣子好,真實體現歷史的原貌,更具有革命傳統教育的意義。
 
   (五)
    習近平總書記在延川縣的知青點舊居,一直都是黃黎民主任向往和探訪的地方,一路上他不知道念叨了多少回。他說,習近平從1969年-1975年,是陜西省延川縣文安驛公社梁家河大隊知青,擔任過黨支部書記。習總書記這8年,應該是青春嘉年華的黃金時期,經過虛心學習、了解農村和艱苦鍛煉,得到茁壯成長,是我們學習的榜樣。離開綏德,與黃靜波親屬分手,已經到了下午5:30了,不管幾點,習近平知青點還是趕去要看的。由于心想急切,而且不知道有多個個梁家河,再加上出租車司機路況不熟,從延川縣分路時,就直奔隧道方向的那條路,可是一到了梁家河,問后才知道路走錯了,要去的是習總書記在延川縣的知青點,而不是現在這個梁家河。司機回頭再返回延川縣城急速向目的地奔去,趕到習總書記往日的知青點已是晚上8:30了。他們那里是8:00關門。天色很晚,但燈火通明。舊居的模樣依然清清楚楚,雖然普通,但整修過。一排房間外圍著大半人高的的圍墻。進口處,有一不大的門,門被緊鎖著。圍墻上放著四五處瓜果、玉米等。黃黎民主任一行在門口留了影后,總有點不滿足,接連找了幾個人,說盡了好話,都擔當不了開門的責任。找到村支書家里,他兩口子到縣城去了,2個時后才能回來。黃黎民主任一行在知青點舊居門前足足待了一個小時。后來黃黎民主任指著圍墻內六間平房,問當地老鄉哪一間是習近平總書記當年住過的,那老鄉指出是第三間。看到了習近平當年住過的那間房,沒有見到房間里面的布置和設施心有不甘,有點不情愿地離開了。

       (六)
     黃黎民主任一行到銅川市,已是10月13日凌晨2.30,不辭辛苦,熬更守夜,為得是早點看照金。黃黎民主任說,看照金,是因為劉志丹、謝子長和習仲勛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照金創建了我國西北地區第一個山區革命根據地。歷史上,曾有“南瑞金,北照金”之說。早晨8.30,司機輕車熟路,一個小時就到達預定地點了。在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照金紀念館的廣場,首先吸引眼球的是少先隊的隊日活動。黃黎民主任看到少年兒童的笑臉、鮮艷的紅領巾,起舞的白鴿;聽到“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少先隊歌歌聲,仿佛回到了往日的少年時代。他不禁走進少先隊的人群中,分享他們的歡樂和幸福。他說,革命傳統教育應該從少年兒童抓起,像這種在紀念館內舉辦隊日活動是非常好的教育形式。通過這種形式,使少年兒童懂得應該繼承革命先輩的光榮傳統。每個地方都可以做,不是沒有這個條件,而是沒有足夠的認識。紀念館的門前是劉志丹、謝子長和習仲勛的高大塑像。紀念館建筑面積6500平方米,分為上下兩層,一樓為序廳、主展廳,二樓為副展廳和多功能區。展館以陜甘邊革命根據地歷史為主線,用大量的歷史資料、圖片、文物和各種現代高科技手段,再現了創建以照金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的艱難歷程。黃黎民主任逐步看完主展廳一件件珍貴的革命歷史實物和史料、文件,看到了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從初創到鞏固、發展的光輝歷程,并在序廳中央跳動的火苗前再次駐足。這象征薪火傳承和后人向理想者、先行者致敬的光芒實際上代表著黃黎民主任的心愿。

   (七)
    10月13日中午1:00,黃黎民主任一行到富平縣探訪了習仲勛舊居和陵園。     
    習仲勛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杰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我黨、我軍卓越的政治工作領導人。他1913年10月15日生于陜西富平縣淡村。1926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8年4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33年3月起,曾任陜甘邊游擊隊總指揮部政委,中共陜甘邊特委軍委書記,陜甘邊革命委員會副主席、主席,中共陜甘邊特委代理書記、軍委書記,陜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中共關中特委常委,蘇維埃政府副主席。中共關中地委書記、專員公署專員、軍分區和關中警備區第一旅政委,中共西北中央局黨校校長,中共綏德地委書記兼綏(德)米(脂)警備區和獨立第一旅政委,陜甘寧邊區集團軍政委。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西北軍區政委,兼任陜甘寧晉綏聯防軍政委,陜甘寧野戰集團軍政委,西北野戰兵團副政委,西北人民解放軍野戰軍副政委,兼任陜甘寧晉綏聯防軍政委。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代主席。廣東省委第二書記、兼廣州軍區第二政委、廣東省省長、兼任廣州軍區第一政委。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兼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副主任政務院(后為國務院)秘書長,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全國政協常委,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央候補委員,委員,中央委員會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
    富平縣是習仲勛的家鄉,是他生活和戰斗的地方。在習仲勛紀念館內展示了習仲勛在戰爭年代及和平時期的豐富生平歷史資料。習仲勛舊居只有幾間房間,沒有布展,管控較嚴,內部不能拍照,沒有看到文物。在紀念館的展覽中,可以看到,習仲勛與劉志丹、謝子長等開創和建立陜甘寧革命根據地,培養了崔田民、王兆相、黃靜波等一批軍隊和地方干部,宣傳、發動和教育廣大人民群眾,為迎接中央紅軍的到來和發展壯大打下了深厚基礎;他把陜甘寧邊區作為特區建設,為打敗日本侵略者和解放全中國準備了重要條件。因此毛主席在陜北多次對他高度評價。一次是說“習仲勛同志黨的利益在第一位”,另一次是說:“我們要選擇一個年輕的擔任西北局書記。他就是習仲勛同志。他是群眾領袖,是一個從群眾中走出來的群眾領袖。”這些評價是有充分事實根據的。黃黎民主任說,習仲勛33歲就成為中共中央西北局書記,沒有赫赫的革命斗爭經歷、深厚的群眾工作基礎和卓越的領導能力是不可能的。
    黃黎民主任一行下午2:30去瞻仰了習仲勛陵園。習仲勛是2002年5月24日在北京病逝的,享年89歲。他的骨灰被安放在富平縣城西北懷德公園內。園內地方不大,側柏、龍柏長青,白皮松、火球翠綠,習仲勛的白色石刻坐像位于陵園中央,莊嚴、肅穆,兩旁擺有敬獻的鮮花花籃。習仲勛夫人齊心書寫的習仲勛語“天天戰斗,天天快樂;奮斗一生,快樂一生”在習仲勛坐像背面,令人十分敬仰。(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湖北省工作委員會辦公室)   

分享到:
存到开户银行的现金